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方案

导言
近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方案(2020—2025)》称,到2025年,以国家重大战略、关键领域和社会重大需求为重点,增设一批硕士、博士专业学位类别,将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规模扩大到硕士研究生招生总规模的三分之二左右,进一步创新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关于印发《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方案(2020-2025)》的通知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负责人
就《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方案(2020-2025)》答记者问

自1990年开始设置和试办专业学位教育以来,经过30年的努力和建设,我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取得了显著成绩,专业学位类别不断丰富,培养规模不断扩大,2020年招生规模已超过研究生招生总量的一半,培养模式持续改进,培养质量得到了社会认同,有力满足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对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需要。【详细】

成绩与挑战

成绩

一是 完善了我国学位制度,开辟了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培养通道,实现了单一学术学位到学术学位与专业学位并重的历史性转变。

二是 探索建立了以实践能力培养为重点、以产教融合为途径的中国特色专业学位培养模式。

三是 培养输送了一大批人才。截至2019年,累计授予硕士专业学位321.8万人、博士专业学位4.8万人。

四是 有力支撑了行业产业发展,针对行业产业需求设置了47个专业学位类别,共有硕士专业学位授权点5996个,博士专业学位授权点278个,基本覆盖了我国主要行业产业,部分专业学位类别实现了与职业资格的紧密衔接。

五是探索形成了国家主导、行业指导、社会参与、高校主体的教育发展格局,积累了中国特色专业学位发展经验。

挑战

一是 对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认识需要进一步深化,重学术学位、轻专业学位的观念仍需扭转,简单套用学术学位发展理念、思路、措施的现象仍不同程度存在。

二是 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结构与质量问题并存,类别设置仍不够丰富,设置机制不够灵活,个别类别发展缓慢,培养规模仍需扩大,培养模式仍需创新,培养质量亟待提高。

三是 博士专业学位发展滞后,类别设置单一,授权点数量过少,培养规模偏小,不能适应行业产业对博士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的需求。

四是 发展机制需要健全,在学科专业体系中的地位需要进一步凸显,人才需求与就业状况的动态反馈机制不够完善,与职业资格的衔接需要深化,多元投入机制需要加强,产教融合育人机制需要健全,学校内部管理机制仍需创新。

发展目标

  • 2025年,以国家重大战略、关键领域为重点,增设一批硕士、博士专业学位类别
  • 硕士 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规模扩大到硕士研究生招生总规模的 2/3 左右
  • 大幅增加 博士 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数量
  • 专业学位与 职业资格 衔接更加紧密
  • 发展机制 和环境更加优化,教育质量显著提升
  • 建成灵活规范、产教融合、优质高效、符合规律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体系

改革举措


扩大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规模,在硕士层次以增量调整的方式对学位点增设、招生计划增加提供支持,在博士层次加大专业学位发展的支持力度;逐步增加一批适应现代社会的专业学位类别,建立灵活规范的类别调整机制。
 01
 02

在导师队伍建设上,健全行业产业导师选聘制度,构建专业学位研究生双导师制;在提高培养能力上,推进培养单位与行业企业共同制订培养方案,共同开设实践课程,设立用人单位“定制化人才培养项目”、实施“国家产教融合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建设等。


积极完善专业学位与职业资格准入及水平认证的有效衔接机制,在课程免考、缩短职业资格考试实践年限、任职条件等方面加强对接,并推动专业学位与国际职业资格的衔接。
 03
 04

凸显实践创新,强化专业学位论文应用导向,硕士专业学位论文可以调研报告、规划设计、产品开发、案例分析、项目管理、艺术作品等为主要内容,以论文形式呈现。博士专业学位论文强调产出应用创新性的成果。
遵循“谁提出、谁负责”的原则,提出设置专业学位类别的行业产业部门建立人才需求和就业状况动态监测机制,支持行业产业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办学,鼓励其通过设立冠名奖学金、研究生工作站、校企研发中心等措施,吸引师生参与企业研发项目。
 05

媒体热议

如何推动专业学位与职业资格紧密衔接

基于时代发展的客观需求来看,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导致应用型人才出现两种基本发展趋势:一是社会分工导致的应用型人才进一步分化,二是技术发展对于高层次应用型人才需求的进一步激增。从源于专业学位教育发展的自身诉求来看,“职业性”无疑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本质属性,而与职业资格的衔接可以突出专业学位的职业属性,同时也可以实现专业学位研究生的职业市场准入,保障专业学位人才质量的可持续提高。【详细】

如何提高产业界对人才培养的积极性

《方案》提出,国家试点建设的产教融合型城市要积极支持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行业企业,按规定落实各项优惠政策。企业参与联合培养取得明显成效的,按规定优先认证为产教融合型企业,享受“金融+财政+土地+信用”的组合式激励政策等,以此提升产业、行业参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积极性、主动性。这些表述体现了国家对于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高度重视,反映了国家层面各机构协调合作,明确了国家相关政策的互补和协同……【详细】

如何将产教融合纳入评估体系

良好的运行保障机制离不开完善的评价制度。《方案》中进一步明确了完善专业学位授权点合格评估制度,将产教融合培养研究生成效纳入评估指标体系,并与专业学位点建设等支持政策相挂钩,充分反映了国家对于“产教融合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鲜明特征和核心价值”的认同。同时引入第三方评价制度,充分发挥行业协会、学会等第三方组织在专业学位教育中的积极作用,体现了产教融合的多方利益相关者在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治理体系中的作用。【详细】

为什么要建立与就业联动新机制?

目前,我国在很多领域都有尚待突破的关键技术,这些技术相当程度集中在科技应用和转化方面,需要大量创新型、复合型、应用型人才。要培养众多的符合行业产业需要的高层次人才,必须建立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培养与就业联动新机制,密切与行业产业协同培养,着力提高学生的职业胜任能力,为解决行业产业重大问题、“卡脖子”问题提供人才支撑。【详细】

建立就业联动新机制有哪些措施?

《方案》要求硕士专业学位应更加突出掌握相关行业产业或职业领域的扎实基础理论、系统专门知识,以及通过研究解决实践问题的能力。《方案》还通过赋予行业产业类别申请权的方式,更有针对性地提高专业学位研究生人才培养类型、层次、结构对行业产业的适应性、针对性,引导培养单位按照行业产业需要的人才类型进行培养,减少人才培养和需求方的信息错位,提高就业质量。【详细】

在动态反馈机制上如何发挥行业产业优势?

行业产业是专业学位研究生就业的吸纳方,从就业和职业胜任能力角度对人才培养质量评价最有发言权,最具权威性。要发挥行业产业在人才需求和就业状况动态监测工作中的重要作用,建设面向培养单位和雇主的人才培养和就业调查数据平台,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动态监测人才需求和就业状况,每年发布人才需求和就业状况报告,完善培养与就业联动的动态反馈机制。【详细】

专业博士占比小,学术博士面临“市场错位”

1997年,我国专业博士首次设立于临床医学领域,次年共招生436人。截至目前,已设立工程、口腔医学、教育、兽医、临床医学和中医学六种专业博士类型,2018年共招收专业博士6784人。专业博士招生规模年年增长。在一些人看来,我国专业博士的培养规模仍有可扩大的空间。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在一些高等教育发达的国家里,专业博士占博士学位授予总数的一半以上。【详细】

专业设置不能盲目追求数量扩张

到底哪些领域要增设专业博士?标准又是什么?《方案》提出,博士专业学位类别设置的重点是工程师、医师、教师、律师、公共卫生、公共政策与管理等对知识、技术、能力都有较高要求的职业领域,也可根据经济社会发展需求,按照成熟一个、论证一个的原则,在其他行业产业中设置,一般应具有较好的硕士专业学位发展基础。理论上,大幅扩招,要通过增设专业博士类别来达到。【详细】

专业博士与学术博士须避免同质化

和专业硕士一样,专业博士对专业实践基地、校外导师的数量和质量都要求颇高,很多高校依然困在“重学轻术”的传统观念之中。专业博士培养出现了两个极端:一种是将其视为“编外人员”,既把它排除在学术博士培养模式之外,又未形成较为成熟独立的培养模式;另一种是将其视为“附属品”,几乎照搬学术博士培养模式,与“复合型、实践性”人才的培养目标背道而驰。【详细】

编辑:刘京艳
韩国快三